QQ日志大全

一个人的旅行,一个人的故事

分类:QQ伤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心情日志QQ旅行日志

      一个人的旅行,济南站。端午的小假期,端午的小心情,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冒着站着5个小时的疲惫奔向济南。是寻梦,还是流浪?是开始,还是结束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此行就是把自己当成小狗儿一样,由自己带着去溜溜自己的心情,给自己放个假。
  
  喜欢旅行,喜欢在旅途中的我,喜欢列车一站一站的南下或北上。因为这样我既不属于起点更不属于终点。就像一个故事,没有开始时的青涩,也没有结束时的悔恨。在这样的旅途中,一站有一站的痛楚,一站有一站的忧伤。就像生活,并不是什么都是顺心如意的。
  
  一个人的旅行,济南站。5个小时的旅途漫长而又短暂,沿途的风光我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,列车到站——济南站。只记得,离开青岛栈桥的时候,海风,阳光,温暖。到济南,寒风,清雨,微冷。只穿着短袖背着双肩背包的我,活像一个流浪者。既然济南以热情独特的清雨洗礼我,我没有理由不好好享受这雨的热情。
  
  到济南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,也不知道龙哥在济南站到底等了多长时间了。我问过,他只是说:“也就十几分钟左右吧。”话说和龙哥已有一年多没见了,他变了样子。穿起了西装皮鞋,留起了短发,彻底告别了高中时青涩。虽然变化很大,龙哥的热情依旧是未改变。我之前也去过济南,也去过夏雨荷的湖畔,唯独没有在下雨的时候去过。为迎合济南的雨,和龙哥踏着雨,边走边聊的几乎算是步行到了芙蓉街。芙蓉街像极了青岛的劈材院,各种小吃,各种贵。好像劈材院没有芙蓉街大,因为是下雨天,人当然是比昔日少了许多,也就少了一丝人头攒动色彩。
  

  在芙蓉街吃过饭后,我并没停止步伐,依旧要去大明湖。踏着雨水,鞋子不知湿了几遍。撑着伞,踱步在烟雨氤氲的湖畔。我也希望逢着一个雨荷一样的姑娘,她有雨荷一样的婉转,雨荷一样的芬芳,在雨中彷徨又哀怨。一阵没有海的风,凌乱了我,吹醒了我,不知不觉已走过半个大明湖。眼前的湖景,弥漫着寂寥的忧伤。荷花没开,垂柳留不住三两的人。很少有人懂下雨时的大明湖,她就像长发披肩刚出浴的还散发着清香的少女。素颜,才是她的本色。也不知道停留了多久,只知道天已经很黑了,万般不舍和龙哥回到山东政法。


      走在山东政法的校园中,龙哥给我一一详细介绍学校。龙哥的舍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热情友好。我住龙哥的铺,龙哥住他们宿舍一个去黑龙江找女朋友舍友的铺。说好的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带我去吃他们食堂的早餐去,第二天我七点多就起了。看着龙哥睡的那么香,看样是昨天走的路太多,累了,我也没忍心叫他。八点多的时候他醒了,我也就和他告别去了济南大学。
  
  第二天清晨,雨停了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没想到,济南的雨后,也是别样的清新,像器洗过的记忆那样清晰明亮。出了山东政法坐103到泉城广场转102到济南大学,一路的颠簸,我早已头懵转向了。到济大,一下车,眼睛掉了。和全找了半天,也不见踪迹。本打算不找了,抱着最后的希望又找了一遍,皇天不负有心人那真是。全陪着我逛了一下济大。济大是乎比山科还要大,因为济大校园内通校车的。济大有像棺材一样的图书馆,但是没有体育馆。这是小全说的。
  
  逛过济大,我们就去了黄河,黄河比我想象中的离济大还要远。在公交上也不知道多长时间,也不知道车开到了什么地方。就这样,我们摸索着来到黄河。黄河的壮阔,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宏伟;黄河的泥沙,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浑浊;黄河的母性,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伟岸。跨过铺在黄河上的浮桥,沿着黄河的岸,真想走到落日圆的场景。为了纪念来过母亲河,特意打了一瓶黄河水。
  
  从黄河回来的途中经过济南动物园,抱着和孩子一样的猎奇心理,再让自己年轻一回。动物园里其实也没有什么,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那颗所剩无几的童心在这混蛋世界彻底泯灭。动物园里的游荡,到处都充满孩子们的欢笑,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家里的那一群孩子,侄女韦祎,侄子金烨,外甥女张琪,外甥张乐。和孩子们在一起,永远没有世俗的烦恼和困扰。孩子们的喜怒哀乐很单纯,不掺杂一丝的污秽。
  
  济南的泉,也没有那么神圣与壮观啊,这与我的想象有太大的出入,有点接受不了。泉水很清澈,养的金鱼为毛都是黑色?就像一群乌鸦在水里游啊游,好是恶心。或许,是时光褪去了他们华丽的外表,还是这里的一切并不是他们想要的,而是为了渴望放生才退去自己魅力外表呢?我不知道。趵突泉也不能白来,总得带点什么走吧。除了记忆,总得带点实在的物资吧。谁让当今是物资的社会呢。泉水是不二首先,带点泉水回去浇我的仙人山也不错。


      从趵突泉出来,已是傍晚。今天和小全又去芙蓉街,又有新的体会。芙蓉街的人于昨天大有不同,今天恢复了它原本的姿态,人山人海。跨过芙蓉街对面就是泉城广场,在远方依稀看到泉城广场的莲花喷泉喷好美。为了近距离的再看一眼,我们就在泉城广场边等边体会这里的喧哗。晚上的泉城,济南的明珠。或许就是你晚一秒,就会错过很多美丽的事物。比如今晚泉城的莲花喷泉,我们就晚了那么一点点,就注定今晚不会再见到着济南的明珠了。因为依稀看见的残影是今晚的最后一喷。虽然并没看到它全部的美丽,但是也看到了它的残影,我也很满足了,知足者,常乐。
  
  小全和高三的时候没有多大变化,还是那样沉默少言。除非不开口,开口就是经典。当然,因为我在,他说的话当然不会少了。回到小全的宿舍,就一个人在那,其他人都不回来了。一个人也能表现出他们的宿舍整体的热情友好。今晚就在他们宿舍落户了。
  
  第三天也就是端午节,早早的起床去吃济大的粽子。与其说是吃粽子,倒不如说是为了去长清。为了去长清,我三进三出,像三国里六出祁山、三顾茅庐一样的在公交上来来回回的周折。长清远离济南闹市的喧哗,但有幽静的美丽。这来来回回的周折,时间是乎有点耐不住,像催命似的向前跑。在千里之外为了只看你学校一眼,我冒着赶不上回程的火车的风险,也要去。短暂的逗留,我多希望时间就此停留,地球停止转动,让我变成雕塑伫立在那块你曾经在的地方。
  
  别了长清,别了济南。赶到车站的时候,D6011正在检票。我也冒充一回高富帅,动车确实比普通火车舒适、快捷。也就是睡了一觉,青岛到了。
  
  一个人的旅行,济南站。一站一站的又回到了最初模样。